青海环境能源交易中心
您好,欢迎来到青海环境能源交易中心!
联系我们
电话:
86-0971-8819332
传真:
86-0971-8816773
地址: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胜利路25号 万方城A座19楼
交易服务商
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服务 > 交易服务商 >

马骏:应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绿色金融体系

更新时间:2016年05月17日   作者:林碧霞   浏览
       人民网北京5月15日电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中国国际人才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于2016年5月15日在北京举行。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发言中指出,绿色发展、绿色金融议题是“十三五”的五大理念重要的题目。未来我们要从好几个方面来推动我国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包括继续发展绿色信贷,做大普惠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绿色基金,建立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体制等等,通过这些努力来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的绿色金融体系。

  马骏指出,绿色发展,绿色金融议题是“十三五”的五大理念重要的题目。很多人在考虑政策的时候往往会有这样的抱怨:很多政策选项都两难。我认为有些选项既能帮助调结构也能稳增长,其中一项就是用绿色金融的手段支持绿色发展。

  我们的新能源产业现在的增长速度,是平均每年20%左右,新能源汽车现在是百分之百的年均速度在往前增长。这样的行业如果能获得足够的融资,让它的增长潜力能发挥出来,对我们整个经济的增长会有很大的提升作用,同时还能加速城乡一体化转型,使经济尽快进入低碳、清洁的模式。

  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引导社会资金进入绿色产业,绿色产业指的是环保、节能、新能源、清洁交通、清洁建筑等等这些行业,他们的融资量是巨大的,但是现在政府只能提供大概10%—15%的库存,也就是说有85%以上的绿色投资必须来自于民间,这就要求我们要建立一个绿色金融体系,能动员和激励更多的民间资金参与到绿色产业的发展上。

  社会资本进入绿色产业遇到很多瓶颈,如果没有瓶颈的话,我们的绿色产业会有很大的发展。

  第一个瓶颈是外部性比较难,最典型的是在环境领域当中。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企业生产新能源汽车,能减排放,减排放以后空气也比较清洁,让周边地区老百姓受益。但是这些老百姓没有付钱给新能源汽车企业,因此这个企业的回报率就不够高,所以这样的项目成长就受限。各个国家有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的国家用碳交易的办法,把一部分的利益从排放高的企业转移到排放低的企业,还有一些国家用比较强有力的环境政策,来惩罚那些污染型的企业,同时把资源挤压到绿色企业当中去。但是所有这些政策,至少在某些国家来看,还不足以动员充分的民间资金进入到绿色的产业,因此绿色产业的投资还面临着很大的缺口。

  我们的想法是将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利用起来,包括金融领域中各种各样的工具。如果一个国家财政能力有限,环境执法能力有限,就必须要考虑如何更多的在金融领域当中采取放心的措施。我们已经看到了,如德国,他们已经实施了绿色贷款贴息的政策,一块钱撬动几十块钱的民间服务。也有国家和国际组织,包括在中国做的一些项目,为绿色项目做担保,降低绿色项目融资的成本,效果也非常好,这都是我们未来可以借鉴的,用于克服或者是部分的对冲外部性的一些手段。

  第二个瓶颈是所谓的期限社会的问题。大量的绿色产业,都是中长期的项目,包括固废处理,新能源项目,还款周期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但是银行能提供的平均贷款时长是两年,所以必须从内部来解决问题。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再融资,让银行直接发中长期债券,来解决期限错配的问题。

       第三个瓶颈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因为绿色行业很多是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技术,如何定义这些产业的技术是绿色的,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就像医学医药品,如果不对这些绿色产业,绿色项目进行界定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有些企业说把资金用到绿色产业上,以套取资金,实际上并没有用在这上面。我们要减少投资者的识别成本,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做,这要求企业,特别是上市企业要披露环境信息,只有充分披露环境信息,这样资本市场才有能力去识别哪些企业是绿色的,哪些企业是棕色的。

  第四个瓶颈是对环境风险的判断能力或者分析能力的缺失。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英格兰央行做了一个对保险公司环境风险的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保险公司持有的资产都是在传统石油行业中的话,中长期来看,这些行业的石油股票很可能会大幅度减持,因为我们已经签订了《巴黎协议》,目标就是把气侯变暖的幅度控制在2度之内,这就意味着未来全球可以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有限的,因此全球可以燃烧的石油也是有限的,相当部分在地下的石油储备可能都是无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有了这么一个压力测试和风险的分析,就可以提前让机构投资者,包括刚才讲到的对保险公司重新配置资源,把更少的资源配置到污染性高排放的产业,更多的把资源配置到绿色、低碳的行业。

  我们要推动绿色发展的共识,总体方案中也提出了建设我国绿色金融体系。未来我们要从好几个方面来推动我国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包括继续发展绿色信贷,做大普惠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绿色基金,建立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体制等等,通过这些努力来构建能够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的绿色金融体系。(赵苗苗、杨牧、康登慧)

马骏:应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绿色金融体系

2016年05月17日   作者:林碧霞
       人民网北京5月15日电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中国国际人才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于2016年5月15日在北京举行。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发言中指出,绿色发展、绿色金融议题是“十三五”的五大理念重要的题目。未来我们要从好几个方面来推动我国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包括继续发展绿色信贷,做大普惠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绿色基金,建立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体制等等,通过这些努力来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的绿色金融体系。

  马骏指出,绿色发展,绿色金融议题是“十三五”的五大理念重要的题目。很多人在考虑政策的时候往往会有这样的抱怨:很多政策选项都两难。我认为有些选项既能帮助调结构也能稳增长,其中一项就是用绿色金融的手段支持绿色发展。

  我们的新能源产业现在的增长速度,是平均每年20%左右,新能源汽车现在是百分之百的年均速度在往前增长。这样的行业如果能获得足够的融资,让它的增长潜力能发挥出来,对我们整个经济的增长会有很大的提升作用,同时还能加速城乡一体化转型,使经济尽快进入低碳、清洁的模式。

  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引导社会资金进入绿色产业,绿色产业指的是环保、节能、新能源、清洁交通、清洁建筑等等这些行业,他们的融资量是巨大的,但是现在政府只能提供大概10%—15%的库存,也就是说有85%以上的绿色投资必须来自于民间,这就要求我们要建立一个绿色金融体系,能动员和激励更多的民间资金参与到绿色产业的发展上。

  社会资本进入绿色产业遇到很多瓶颈,如果没有瓶颈的话,我们的绿色产业会有很大的发展。

  第一个瓶颈是外部性比较难,最典型的是在环境领域当中。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企业生产新能源汽车,能减排放,减排放以后空气也比较清洁,让周边地区老百姓受益。但是这些老百姓没有付钱给新能源汽车企业,因此这个企业的回报率就不够高,所以这样的项目成长就受限。各个国家有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的国家用碳交易的办法,把一部分的利益从排放高的企业转移到排放低的企业,还有一些国家用比较强有力的环境政策,来惩罚那些污染型的企业,同时把资源挤压到绿色企业当中去。但是所有这些政策,至少在某些国家来看,还不足以动员充分的民间资金进入到绿色的产业,因此绿色产业的投资还面临着很大的缺口。

  我们的想法是将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利用起来,包括金融领域中各种各样的工具。如果一个国家财政能力有限,环境执法能力有限,就必须要考虑如何更多的在金融领域当中采取放心的措施。我们已经看到了,如德国,他们已经实施了绿色贷款贴息的政策,一块钱撬动几十块钱的民间服务。也有国家和国际组织,包括在中国做的一些项目,为绿色项目做担保,降低绿色项目融资的成本,效果也非常好,这都是我们未来可以借鉴的,用于克服或者是部分的对冲外部性的一些手段。

  第二个瓶颈是所谓的期限社会的问题。大量的绿色产业,都是中长期的项目,包括固废处理,新能源项目,还款周期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但是银行能提供的平均贷款时长是两年,所以必须从内部来解决问题。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再融资,让银行直接发中长期债券,来解决期限错配的问题。

       第三个瓶颈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因为绿色行业很多是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技术,如何定义这些产业的技术是绿色的,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就像医学医药品,如果不对这些绿色产业,绿色项目进行界定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有些企业说把资金用到绿色产业上,以套取资金,实际上并没有用在这上面。我们要减少投资者的识别成本,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做,这要求企业,特别是上市企业要披露环境信息,只有充分披露环境信息,这样资本市场才有能力去识别哪些企业是绿色的,哪些企业是棕色的。

  第四个瓶颈是对环境风险的判断能力或者分析能力的缺失。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英格兰央行做了一个对保险公司环境风险的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保险公司持有的资产都是在传统石油行业中的话,中长期来看,这些行业的石油股票很可能会大幅度减持,因为我们已经签订了《巴黎协议》,目标就是把气侯变暖的幅度控制在2度之内,这就意味着未来全球可以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有限的,因此全球可以燃烧的石油也是有限的,相当部分在地下的石油储备可能都是无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有了这么一个压力测试和风险的分析,就可以提前让机构投资者,包括刚才讲到的对保险公司重新配置资源,把更少的资源配置到污染性高排放的产业,更多的把资源配置到绿色、低碳的行业。

  我们要推动绿色发展的共识,总体方案中也提出了建设我国绿色金融体系。未来我们要从好几个方面来推动我国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包括继续发展绿色信贷,做大普惠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绿色基金,建立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体制等等,通过这些努力来构建能够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的绿色金融体系。(赵苗苗、杨牧、康登慧)